2019/01/02

张正乾:怀念刘莘教授

 l-2.jpg

 201812252035分,驾车中。红灯,我停在离斑马线最近的位置,习惯性在停车的一分钟内看看微信:


“太突然了!正在讲座中,说不出什么情绪!沉痛悼念刘老师!”


什么情况?哪位刘老师?我赶紧把屏幕往上翻。有一种不祥之兆。


“呀!怎么会这样!刘莘大姐一路走好!”


我一个劲儿往上划,希望我看到的不是真的。


“太突然了!沉痛哀悼刘莘老师!”“莘姐走好!愿天堂没有病痛”……


微信名:沈福俊、川川(人大莫于川)、范宝成、刘艺、明月清风、学贤、青青、王敬波……大家的微信都是这些内容。


我眼睛湿润模糊。


车停在直行道,余光看到绿灯,踩一脚油门过路口我才意识到,左转灯是绿了,直行仍然是红灯。我把车停靠在路边,满脑都是莘姐,许久没回过神。21时零2分,我微信语音联系王敬波求证这条2018最令人痛心的坏消息……

 

       

20181229日早750分,北京寒风凛冽。

八宝山梅厅门前十分肃静,来宾300多人。大家行走缓慢,虽然老远看见彼此,也只是到了面前才轻轻示意“也来了”。

我们互相打了招呼:王静、杨解君、郑春燕、谭宗泽、莫于川、王敬波、曹鎏、马怀德、薛刚凌、王周户、熊文钊、付士成、周继东等(根据见面顺序)。

吴蕾和吉雅看到我后,拉着我的手就哭。

“我说了不再流泪的。”吴蕾的眼泪又从通红的眼睛里涌出。湛中乐沉默不语,我俩见面后只是静静地握了握手。五个小时之前,我转发了刘莘的学生写的一篇篇悼念文章,湛中乐也没睡,他将我发的微信转发到他的微信朋友圈,留言“我刚刚看完李烁回忆刘莘教授的文章,十分感人”。江必新写的挽联挂在“沉痛悼念刘莘教授”两边。在进梅厅瞻仰刘莘遺体之前,从吴蕾那里得知刘莘的重疾,以及治疗的最后日子里的点点滴滴。

进了梅厅,我向刘莘遺体行三鞠躬:

一鞠躬:天堂没有重疾,人类难逃疾苦,您解脱了!

再鞠躬:感谢今生与您相遇,来世我们还是挚友!

三鞠躬:永远怀念您!

l-3.jpg

 

201812291330分,中国政法大学,刘莘教授追思会。

追思会的一个环节“追忆”。感谢王静的收集与制作。很棒!在舞台中央的两侧LED屏幕,播放刘莘教授生前照片和视频。50分钟,永远难以重现刘莘优雅辉煌精致人生的全部,但是,她能打开我们每一个人与刘莘相识的各自不同的全部的记忆“照片”和“视频”。随着配制的优美音乐旋律,我想起20年前与刘莘的相识,更多想起她留给我最后的这些瞬间……

 

——最后的微信。刘莘教授逝世前22天,应该这时她身体完全无法支撑的时刻,可她还在看微信,还在为“大海”转发的美国总统老布什逝世的信息表示关注,却没有对外流露半丝自己“重疾”的呻吟。她向往宪政民主,非常关注社会热点问题,敢为正义发声。近日,我打开与她过去的微信,许多信息已被官方屏蔽删除,可我们的观点,异常的一致,依然还在。这与很多中国人不关注社会公共利益而只关注自己个人钱袋或者升官发财形成了鲜明对比。

 

——最后的出访,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我们中国法学会代表团那年访问俄罗斯。莫斯科大学的法学教学,莫斯科仲裁法院和圣彼得堡上诉法院的行政诉讼是我们主要访问交流的对象。集体活动中,刘莘教授从来不迟到,甚至帮助组织;每天她都会换上一套得体雅致的漂亮新衣服,挎上一个小包;认真做笔记,积极发言提问交流……学者风范实足。访问交流之外,她会变成另一个人,艳色的外套,黑色T恤搭配白色裤子,还带上一副太阳镜。嘿,大姐大来了!她可以“跨界”将手搭在应老师和我的肩上,也可以让我搭在她的肩上。人未来,声先到!有她在的地方,就有热闹,就有活力。快乐享受圣彼得堡灿烂明媚的美好时光。

 

——最后的论证。“正乾,你没来我心里没有底,我们一起沟通一下”。深圳市罗湖“二线插花地”棚户区改造过程中政府行政行为合法性及合理性问题的专家论证。会议前夕,我答应参会却又突然请假没有参加。我约刘莘教授在世纪金源的一家咖啡馆见。刘莘教授与我的观点有些不一致。这次见面就是解决分歧。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沟通,我们终于达成一致:被拆迁人“二证一书”具有法律效力;宣布“两证一书”无效没有法律依据;诸多拆迁补偿标准缺乏合理性或者有规不依。拒绝空谈概念,认真对待每个个案,是走向法治的关键。

 

——最后的见面。八宝山,过去我只知道它在西边,以为是西山的一部分,至少应该连着西山,和西山那样高。年初去八宝山送罗豪才老师,才知道八宝山不是高山,也没有连西山。头天晚上刘莘教授与我电话联系一起去。瞻仰送别活动结束后,我跟她一起到后山很远的小道边找她的车。她载我去地铁口。在车上她告诉我:“不要马上回家,去商场什么地儿人多的地方逛逛再回家,八宝山晦气很重的”。我说:“地铁上的人够多的了”。分手一会儿后,她电话我说怎么就忘了跟她一起上她家坐坐。我说你也不要马上回家哟。年头在八宝山分手,谁知,年尾再来八宝山,是为刘莘教授送行……

l-4.jpg

 

 

追思会很快结束,结束不了的是永远的追思:

刘莘教授,1956327日出生于北京,201812 251940分在北京石景山逝世。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行政法学研究》副主编。她是中国立法法和行政立法的顶尖专家,是《国家赔偿法》起草人之一;她独著或者主编了《行政立法研究》、《行政法热点问题》、《立法法》、《诚信政府研究》、《中国行政法》、《身土不二——行政法文集》、《行政立法原理与实务》、《政府管制的行政法解读》、《软法与公共治理》、《法治政府与行政决策、行政立法》、《国内法律冲突与立法对策》等等;《行政合同存在的意义》、《税收法定与立法保留》、《“专车利益”分化中的地方立法空间》等120多篇论文分别发表在《中国法学》、《国家行政学院学报》、《行政法学研究》、《法商研究》、《行政管理改革》等期刊。

l-5.jpg

 

l-6.jpg

 

 

江必新为她题的挽联很贴切。上联“寒暑卅八  研法执教  桃李逾百  文心剑胆  法治行政功甚伟”;下联“花甲零三  柔情侠骨  身土不二   茹苦含辛  笑对人生品自高”。马怀德在追思中的声音,一直环绕在脑海:“此时此刻,你的亲人垂泪而立,你的师友同事悲伤难掩,你的学生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一起来看你、来送你。天堂路远,愿你一路好走。”

 

莘姐,您在时,我们没有联系,我不觉得失去什么;您走了,我却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愿您去的旅途,没有痛苦,没有孤寂;像您在的今世,快乐精彩,鲜花相伴!


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

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

 

永远怀念您!

 

 

  张正乾     20181229日北京朝阳

您可能感兴趣

2018年2月8日是什么节日?农历小年?对的,小年是中国的传统节日,这天一到意味着人们要开始准备年货,高高兴兴的过个好年。而这一天,对每一个瀚宇所的家庭成员来说,更具非凡意义——十多年的办公场地重新装修完成,以全新的面貌迎接每一位的到来!

2018/03/07

日前,香港著名导演和编剧刘镇纬(艺名刘镇伟)与本所张正乾主任签署常年法律顾问合同,约定刘导在大陆的电影导演与电影编剧的版权保护等相关事宜的法务,均由瀚宇律师事务所代为处理。

2018/03/07

2018年1月9日,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政府“福田区2017年产业人才租赁住房配租方案”落地。

2018/03/07

我国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由来已久,经过多年运营,他们已成为一条完整的“黑色”产业链。通常情况下,电信网络诈骗往往是团伙作案,诈骗团伙通过各种途径收集个人信息,然后针对不同群体量身定做编写诈骗“剧本”,然后培训话务员等,对受害人一步步设套。

2017/09/19